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王刚(老万)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动态】【艺道专访】中国大地艺术家王刚:精神是从自家地里长出来的

2018-04-25 09:14:01 来源:艺道作者:
A-A+

  王刚,中国美协会员,河南省美协理事,河南省油画艺委会副主任,大地艺术家。

  大地艺术之“大地生长”

  “风会来消磨。雨水会泼撒它的意向。光影会重新来过。雪会覆盖掩藏,化诸形于无形。花草会装扮也会唱衰。动物会修饰也会遗臭。当然,那个真正创作的手,是四季和岁月,它将从你的眼下,带走这件作品,一直到那些你所不能目及的未来。”

  它,就是王刚(老万)的大地艺术。

  新疆木垒县菜籽沟,一个天山脚下的小村落,深邃寂静,古老朴拙。和中国诸多村庄一样,这个秘境村庄,依然面临着衰败的困境。庆幸的是,因为隔绝,这里较完整地地保留了迁徙过来的清末民初甘陕汉民的乡土风俗。为了挽救村庄文化,著名作家刘亮程,组织了一批艺术家前来认领农家宅院。刘亮程期冀用艺术的力量,呼唤人们回来。

  王刚的第一个大地艺术作品——《大地生长》,于是在这里落了地生了根。

新疆自然环境

  《大地生长》是一个占地60余亩的拙朴头像,头像造型没有种族,没有性别,“独与天地精神往来,而不敖倪于万物”。每一天,大地生长中,头像会出现一个新的画面,一个意想不到的崭新视觉。

  这就是大地生长艺术。

王刚大地艺术作品《大地生长》

  2007年,王刚在郑州3万平方的土地上,完成了96个头像,数以千万的观者无不震撼。从中引发的“黄土地上的民族精魂”思考,引起了当代艺术界的震动与反思。可惜这个作品因为种种原因,没有保留下来。

  “在那之后我就想做个更大的,一直在寻找。我在郑州又找了200亩地,计划也详尽到每天4000人,4000把铁锨,这几千人在哪吃饭,在哪解手等等,但是最终未能实施。很遗憾!”

王刚作品《老万大地浮雕》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2015年王刚被中央美院院长范迪安推荐为“首届丝绸之路乡村文学艺术绘画奖”提名奖,作为嘉宾去新疆木垒县菜籽沟参加颁奖仪式。

  几千公里,一路颠簸,抵达菜籽沟后来不及休息,王刚便带着摄像机钻到山沟里去“侦查”。

  “这里的旱田风光太适合大地生长的艺术了。那是我梦寐以求的地方啊。”

  接下来,创意一年,施工一年。

沙湾县万古洪荒

  “做《大地生长》时有五个指向。头像造型没有身份,没有种族,没有国界,没有表情,只能用几何图形去表现,消解人的结构。头像必须概括,借原始地貌和自然环境相容。”

  “还有很多实际问题,比如防水怎么做,雨水怎么分流,如何利用不同时间的光线制造不同的效果等等。虽然有大的设计方案,但每天都在调整。比如这么大面积,又是逆透视,山脉起伏,只能现场目测。我每天白天不能离开,必须全程盯着这个艺术工程,晚上回去再做第二天的方案调整,几乎每晚都忙到凌晨三四点。”

  “有一次,我眨眼功夫没盯住,挖土机就把头像眼角向上挖了3米,眼角往上一挑,有了表情了,还不能补,补也补不上,只能将错就错改变方案,多挖出了1000多立方土。这些土还必须就地消化,只能堆到鼻头上,鼻头距离眼睛85米,挖掘机伸长爪子一次只能移动8米,你算算1000多方需要倒腾多少趟?就因为我一眼没盯住。”

王刚大地艺术创作过程局部

  身体辛苦,精神上却是愉快的。“那时身体严重透支,但人很快乐,因为有期待。”

  《大地生长》中的老万造像,将这样被永久地留在了新疆大地上,当地居民将在此举行大地音乐会。它已成为新疆的经典艺术地标,不仅占据广阔的空间,还会占据邈远的时间;不仅连接深厚的历史,也将连接神秘而又充满希望的未来。

  大地艺术之“大地凝视”

  《大地生长》完成后,王刚没有闲着,而是将他的大地艺术梦越做越大。“这些年我一直在反思,我们今后怎样回归自然,回归生育、养育我们的土地?通过这样一个作品,希望可以起到一个索引思考的作用。”

  应文化学者方如果先生之邀,王刚后来又到新疆沙湾县开始更宏大的尝试。

  沙湾是丝绸之路上四大文明古国唯一交汇过的地方,所以用四个国家的人面形象来表达,名曰《大地凝视》。

  “要把民族的文化用一种形象的符号语言,通过一个和大地相关的一个造型,把信息传递出去。”

王刚大地艺术作品《大地凝视》

  艺术创作的过程是不断调整和修改的过程,亦是艺术家对自身审美认识的表现过程。

  “比如做埃及人头像的时候,要尽可能保留原始地貌,利用它原始的沟壑起伏的节奏,来寻找最适合表达的效果。最终看到的头像,侧面边线一条线,投影一条线,最高点起伏一条线,前面还有一条线,四层。它成了一个有厚度的,有长度的,有时间概念的头像。”

王刚大地艺术作品《大地凝视》

王刚大地艺术作品《大地凝视》

  《大地凝视》四个头像各相当于十几个国际标准足球场大小,可以想象,要创造如此宏大的艺术作品,中间会遇到多少困难。王刚说,“每天创作的过程就是解决困难的过程。”

  大地艺术是换个维度看世界。在这个过程中,王刚在成长,大地在成长,万物在成长,宇宙在变化。

  “静守本心,根植大地,神通远古。探寻泥土既为形式又为内涵的双重隐喻,创造多种可能的独特的根性艺术语言。”这是王刚的创作理念。

  我十分好奇王刚下一步还想做什么。

  “我想把全世界最大的河作琴弦,把全世界最高的山做琴键,大海,做舞台,蓝天作背景,面对宇宙,弹奏天覆地载之歌。”说这话时,我看到他眼里有星星般的光芒在闪亮。

  “为万千庶民造像”

  从最初的《老万系列》油画到现在的大地艺术,王刚一直在寻找一种爆发的力量。

  “油画是平面的,不足以表达我内心的冲动和对这个世界的感知。怎么办呢?用立体的雕塑来表达。雕塑不行了,那就行为艺术。一步一步很自然的走过去,并不是刻意要怎样。为了能承载我的想法,我最终走到大地里面去做大地艺术,这其实是一个很长的过程。”

  崇宇宙,敬山河,铸魂魄,聚天地精气,为万千庶民造像。

王刚油画《东大殿》

  王刚的艺术创作中,最多的是《老万》头像系列,老万,寓意千千万万土地上的劳动人民。他们或似沉思,或似熟睡,或似微笑,或似呓语,神秘而又厚积。

  “这是一批早已被遗忘的没有面孔的人们。过时的布衣,浓重的汗与烟灰混合的男人气味,我想用久违的淳朴唤醒久居都市被现代文明麻木的灵魂。那是种不动声色的震撼,它来得很慢,但动人心魄。我强烈地渴望表达他们,因为我曾是他们的伙伴。”

  “现代文明是在这些人脊梁上长起来的。”王刚感叹道。

王刚行为艺术《泥土记忆》

  《老万》斑驳久远,原始本真。它是王刚艺术的图腾。除了《老万》系列,王刚还有《黄河》系列、《太行山》系列以及《佛光寺》系列。雄浑、厚重、温暖、明亮,是作品的共同本色。

《老万》泥塑群像

  高2.8米,宽5.4米的巨幅油画《太行山》,画面肌理刀劈斧凿般坚硬,站在画前,如看到巍巍太行的真身,更如看到“老万”的铮铮铁骨与血性、情怀。

王刚作品《太行山之一》

  高2.8米,宽9米的巨幅油画《黄河》则洪荒浩瀚,巨浪滔天,似从远古扑面而来,百代沧桑,瞬间可感。那黄河巨浪似能荡涤灵魂,让人重新感悟古老民族的尊严。

王刚作品《大黄河三号》

  无论创作什么,王刚总是把自己融入历史、融入文化、融入精神。

  他说:“精神不是去找的,它是自家地里慢慢长出来的。”

  著名艺术家邓平祥说:“王刚或者跟王刚一样的艺术家们,是能够承载这片天空、能够寄寓这个时代的真正精神的。”

王刚部分作品欣赏

王刚油画《大黄河》

王刚油画《太行之二》

老万群像

静物90年代

静物90年代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王刚(老万)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